匠·良春

咖啡馆能不能盈利

1


有时候真觉得做企业不是人干的事,套用电视剧《蜗居》里头的台词:
 
我每天一睁开眼啊,就有一大串数字蹦出脑海,每天写字楼或工业区的租金好几千甚至上万,员工工资一人好几百,还有电费、水费各种七七八八的费用。
 
这就是企业活着的成本。
 
而如果企业总是入不敷出、没法盈利,那迟早要关门,这显然是一个常识。
 
2


不过,前几年却非常流行“有钱任性,不怕亏钱”的情况,就不说京东、滴滴这样烧钱的主了,我们来讲讲采取众筹模式的咖啡馆。

 

当初伴随着互联网金融概念的火爆,3W咖啡、车库咖啡,还有杭州的“聚咖啡”、江苏常州的“很多人咖啡”、深圳的“克拉咖啡”等先后崛起,并被媒体大肆宣传报道。



不过,短短几年时间里,大部分咖啡馆都纷纷倒闭,毫不客气地说,剩下的咖啡馆也都已经在前往倒闭的路上了。
 
它们的业务模式到底是什么样的?为什么会沦落到如此的境地?
  
3

 

就说说深圳的克拉咖啡吧,它成立于2015年8月,号称是全国首家“互联网+金融”的主题咖啡馆,是不是很不明觉厉呢?
 
所谓“互联网+金融”的模式,主要有两层含义:
 
一是克拉咖啡馆是众筹模式的产物,它的发起人,也就是股东非常的多,而且都是互联网金融圈子里头的人。
 
具体包括红岭创投的董事长周世平、融金所的董事长孙明达、团贷网的董事长唐军等等,有这么多的金融大佬站台,克拉咖啡自然受到大量关注。
 
二是克拉咖啡馆的定位是服务互联网金融高端群体,它只为这一群体提供项目对接、商务洽谈、品牌宣传等服务。
 
4

这个“互联网+金融”的业务模式听起来高大上,也很时尚,但那又如何?企业终究是要回到商业的本质上的,也就是:咖啡馆能不能盈利?


做个简单的计算,要想盈利,那业务收入要>运营成本。
 
我们先来看克拉咖啡的成本端:
 
它把店面开到了深圳福田的CBD里头,占地600平米,而这里的租金可是贵到逆天。
 
算下来,克拉咖啡馆每天的租金和运营成本超过了3万元,而单日成本竟然超过了普通咖啡厅一个月的运营成本!
 
再来看下克拉咖啡的收入端:
 
如果克拉咖啡想要生存下去,一天就要实现营收10万、利润3万。那克拉咖啡能做到吗?
 
它的主要业务有两块,一是卖单品咖啡的收入。但很显然,克拉咖啡是操着卖白粉的心,却赚着卖白菜的钱啊,不能平民化的咖啡,无论是客单价、客流量都不会太高。
 
它的第二块业务是针对互联网金融群体的线上线下服务。
 
其实仔细分析下克拉咖啡的业务模式,并没有多大的问题,无非是打着“羊毛出在猪身上”的主意。
 
很多企业也都是这样想的,比如作为同行的3W咖啡馆,还有中国免费模式的鼻祖360。
 
只是近两年来,“互联网金融”这头风口上的猪本身已经奄奄一息了。而覆巢之下无完卵,只做互联网金融业务的克拉咖啡,注定很难发展下去。
 
所以,一直以来,克拉咖啡都在成功地亏损。

 

2016年8月1日,克拉咖啡宣布关门大吉,此时距离它开张一周年,还差18天。


1111111.JPG

克拉咖啡贴出的停业通知


5

 

梳理下来,我发现,以克拉咖啡为代表的众筹咖啡馆,能给我们这些做企业的带来很多启发。
 
首先,资本和资源只能是桥,路还得自己走,企业的日常运营管理很重要。
 
众筹出来的克拉咖啡,股东很多啊,根本不差钱,但这就是问题所在。众筹模式只能解决资金问题,但并不能解决运营问题。
 
克拉咖啡股东太多,反而不利于管理。因为人人都是老板,人人都可以参与管理,但他们本身又往往不够专业。这也导致权责界限模糊、各种瞎指挥,更不用谈什么精细化管理了。
 
类似的例子,还有万达、腾讯、百度共同持股的“腾百万”电商,它最终也沦为了一个笑话。
 
其次,不管多么时尚的概念,终究要回到业务的原点上来。所以,企业的业务模式,一定要找对方向、找对趋势。
 
尤其是做第三方服务的,多依托某一个行业,如果皮之不存,那毛将焉附?克拉咖啡选择了“互联网金融”,但这却是一个坑。而失去了基础业务的根,自然也开不出绚丽的花朵。
 

所以企业家一定要多去了解宏观经济和商业发展趋势,才不至于走错方向。就像当初淘宝第三方服务企业崛起,就是因为押对了电商这块宝,后来微信第三方平台的火爆,也是一样的道理。


内容转载自公众号 单仁资讯

sitemap